申请88元彩金·冲破次元壁!我们看了一场真人出演的火影忍者舞台剧
来源: 匿名 2020-01-09 09:50:18 热度:1009
会 玩 文南都深度训练营 对《火影忍者》的粉丝来说,拥有一个官方盖章且在日本巡演时口碑爆棚的舞台剧,感觉有点太幸福。朋友们会打趣她:「不知道你童年怎么过的。」今年看到《火影忍者》舞台剧的广州公演信息,阿静决定去看看童年到底错过了什么。~ 沉浸式角色体验,少女心收割机 ~如果说舞蹈元素体现了《火影忍者》舞台剧剧丰富的层次,那么现场的互动则直接向观众席扔了一颗「燃烧弹」!

申请88元彩金·冲破次元壁!我们看了一场真人出演的火影忍者舞台剧

申请88元彩金,会 玩

文◈南都深度训练营

对《火影忍者》的粉丝来说,拥有一个官方盖章且在日本巡演时口碑爆棚的舞台剧,感觉有点太幸福。

但每一个粉丝观剧前,心理都会有疑问:把这部动漫名作,以真人的形式搬上舞台,合适吗?靠谱吗?如何做到?

而等到他们走出剧场,脸上无不带着兴奋——卡司神形兼备、舞美声光传奇、充分发挥脑补大法,剧里的人物仿佛是冲破了次元壁来到我们身边啊!

~ 赴一场约,见证壁の突破 ~

《火影忍者》讲述的是,漩涡鸣人和他的小伙伴们,在成为忍者路上的故事。

2003年,火影第一次出现在生命中时,千夕刚摆脱懵懂的小学阶段,成为一名初中生。彼时,火影中的大家刚刚从下忍(火影里面等级最低的忍者)毕业,准备中忍的考试。2016年,火影舞台剧在长沙公演,千夕半年前就买好vip票,在公演前一天,和一个朋友共同奔向长沙。

千夕和海报合影

沐浴、更衣、洗头、吹头,细细地化个精致的妆容,搭配一身可爱的日系jk制服,她像是赴一场等待了半年的约会,一颗少女心按捺不住地跳动。

从03年到16年,这中间的13年因为一部动漫而改变。由于喜欢上火影动漫,千夕高中时创办黄石第一个cosplay社团,又因为做cosplay需要化妆,她考上国家高级化妆师证。

千夕觉得《火影忍者》中的春野樱就像另一个自己,为了还原出小樱,她常常研究如何打造小樱的上翻m字型刘海,努力设计出最贴近角色的妆容。

她打内心深处喜欢这个勇敢的少女,「我们都是很努力的平凡女孩子,对喜欢的人少女心满满,同时会不断变得更好。」过段时间,她要在左胸上纹一枚粉色的樱花纹身,纪念火影陪伴她走过的青春。

春野樱的演员定妆照

同样是2003年,小白刚刚进入初中。在那个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里,漫画是课间最热门的话题。

「班里的男生比较崇拜卡卡西这类又强又酷的人物」,小白回忆,那时有一个男生模仿卡卡西结印动作,还展示出来,其他男生都争相效仿,最后演变成了结印速度的比赛。

时间的指针拨到2016年10月30日,小白在上海火影舞台剧的演出现场,看到卡卡西发动忍术,做着一样的结印动作时,她忽然一下子穿越回了初二的那个教室——少年们还在比赛谁结印更快,而自己则流着泪刚刚看完一卷《火影忍者》漫画,邻座同学凑上来,正准备和她讨论剧情。

卡卡西在做结印

「次元壁」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被打破了。「舞台剧和动画最不一样的感觉,就是的确有人物走进现实的效果」,小白说,「虽然说动漫会赋予我们更多想象的空间,但亲眼见到演员的演绎真的非常触动。」

剧中一幕,当再不斩临死前让卡卡西把他抱到白的身边,想最后好好看他一眼的时候,她和身边很多的观众一起哭了。

~ 路人转粉,就地入坑 ~

来自广州的阿静,先前一直是一名二次元路人。虽然火影在中国的流行程度也足够称得上家喻户晓,阿静却并没有真正看过。朋友们会打趣她:「不知道你童年怎么过的。」今年看到《火影忍者》舞台剧的广州公演信息,阿静决定去看看童年到底错过了什么。

两个半小时后,冒着星星眼的阿静走出剧场,一直重复「好燃!」「好值!」,当场表示立刻转粉入坑,请制作方拿走血汗钱。

宣传海报

阿静说,不谈情怀不卖初衷,光是剧里面的技术流,就足以让她甘愿掏空钱包。

开场,灯光打在木叶村的房子上,鸣人在忍者老师的鼓励下,使出了自己拿手的忍术——影分身。那一刹那剧场灯光全部熄灭,漆黑一片的剧场,黑衣人们身着橙色光线的道具,从台下的各个角落冲上舞台,勾勒出鸣人的发型、服装与轮廓,瞬间十数个鸣人一同战斗,华丽指数爆表。

忍术的夸张效果,通过发光小道具和舞台背景投影得以实现;而忍术的力量,则在演员的动作和声效配合中具象化,初次入坑的阿静跟着全场欢呼和掉泪,「实际的效果太带感了!简直比二次元更燃!」

《火影忍者》舞台剧照

另外,身为一个路人粉,阿静还被剧组的用心打动——剧中有两个专门的讲解环节,介绍五大忍者国的情况,科普查克拉的意思,「路人看剧也毫无难度!」阿静说。

~ 沉浸式角色体验,少女心收割机 ~

如果说舞蹈元素体现了《火影忍者》舞台剧剧丰富的层次,那么现场的互动则直接向观众席扔了一颗「燃烧弹」!点燃了气氛不说,一大波迷妹的少女心也瞬间被俘获。

上海场的观剧中,小白和小伙伴一直在想丁次的绝招「倍化之术」该怎么表现,毕竟这是唯一一个体型上有变化的忍术,结果,象征着倍化丁次的巨大气球从舞台滚向观众席,所有人都默契地发出爆笑。气球滚过之处,全是迷妹迷弟的欢呼。

动画里展示的倍化之术

而全剧快结束时,按惯例会有一次演员全场飞奔,与观众击掌的互动过程。虽然明白这又是剧组的一次套路,但所有的迷弟迷妹都在摩拳擦掌等这一刻。

「手碰到他们的时候,真的有一种强烈不真实感。」阿静一直在回味,「他们是现实中的人吗?还是动漫的角色?我真的在剧场吗?还是已经穿越到二次元?」

千夕则有了更微妙和丰富的感触,她更加欣赏演员自始至终对角色的忠诚。「我爱罗下场的时候就是面无表情地走过去,超高冷的,从观众席右边走到左边,看到我们都想跟他击掌,也只是冷冷地走过来,也不看我们,伸出手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完全就是动漫里我爱罗那种傲娇的感觉啊!」

千夕也据此认为,演员对原著精神的尊重和贯彻,才是这部堪称破壁的剧能如此精彩绝伦的关键。

千夕和演员们合影

~ 结语 ~

有人说,爱好二次元的少男少女就是「中二病」,得治。但另一些人却更友好地认为,二次元中纯粹而简单的世界,给青春期敏感、多变的少年们提供了一个自由想象的空间。

主演合影

虽然,在剧场里与心爱的角色们一起度过这一场声光华丽、充满感动的冒险之后,千夕、小白和阿静们依旧要回到这个多少有点不尽如人意的三次元世界。但一部热血向的少年漫画,却依旧影响着无数人去追随鸣人他们的脚步,一起追求梦想、寻找真理,成长为更好的大人。

《火影忍者》,这样浪漫和理想化的纯粹世界,终于通过舞台剧,从二次元来到了现实中,何尝不令我们这些成年人感动?

南都周刊深度实验营出品

主笔:谢耘 成员:尹航、陈靖

end

江西快3